合肥女“談判專家”葛楊“5.25”一天挽救三位輕生者

據江淮晨報報道,5月25日為全國大、中學生(包括中職學生)心理健康日,“5·25”的諧音即為“我愛我”,提醒大、中學生“珍惜生命,關愛自己”。這一天,對於著名的公益人葛楊來說,註定也不平常的,從這天中午1點,次日凌晨1點,她用不同的交流方式,將三位輕生者,挽救回來……

4個小時才發完的一條“朋友圈”

5月26日凌晨2點06分,葛楊完成了她的一條朋友圈,原來,這條原定於25日晚上10點20分發的朋友圈,因為合肥市110的一條火速增援的指令打斷了。

合肥女“談判專家”葛楊“5.25”一天挽救三位輕生者

5月26日凌晨,葛楊在34層樓頂與女輕生者談判。

葛楊是合肥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辦公室主任,又是安徽省公安廳心理健康服務學科省級教官、合肥市公安局危機干預小組成員,更是一個出了名的“談判專家”。

這一天,葛楊作為陝西省心理援助熱線的長期志願者,臨時頂一位大學老師的班,當起了接線員。凌晨1點30分和晚上7點20分,她分別接到了兩位欲輕生者的電話,一位是從上海返回西安的女大學生,一位是在西安工作、雲南大理33歲的生意人。葛楊分別用了51分鐘和44分鐘,對這兩位欲輕生者進行了線上心理干預,這兩位均對葛楊做了不再輕生的承諾和保證。

當晚10點20分,合肥市110的這條指令是要求她去解救一位在合肥市某小區34樓樓頂的一位20歲的欲輕生女孩。

艱難的談判,再加上派出所民警的協助,將近26日凌晨1點,女孩終於被成功解救、並妥善安置。在5月26日凌晨2點06分,葛楊才完成了這條朋友圈。

16年來

她透過現場談判挽救了13條生命

2006年6月,她開啟了現場談判,挽救生命之路。

那時的葛楊從合肥市公安局的機關下基層鍛鍊,到三牌樓派出所擔任副所長,6月2日,接到了110的派警單,在省立醫院的樓頂上,一個男孩欲跳樓。

4個半小時的艱難談判,葛楊成功救下了這個16歲的輕生者。

利用自己做公益的資源,葛楊不僅幫助他免費學電腦,還幫他找到了工作。

從那以後,葛楊就成了合肥市公安局心理危機干預團隊的隊員、核心隊員。

這16年來,葛楊從第一次談判時的葛姐,變成了“阿姨”,跳樓的、跳橋的、服藥的、重度抑鬱的……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與葛楊的面對面中,成功地從死神那裡拉了回來。葛楊後來成為了安徽省公安廳心理服務省級教官。

在實戰中磨礪出來的談判高手

2010年4月25日下午,合肥新站高新區寶鑽大廈16樓窗外,一位年輕的母親小青(化名)懷抱兩歲的兒子,要從高樓跳下。

就在這緊急關頭,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子趕到了現場,半個小時的交流之後,母子平安撤入室內,這個穿紅衣服的女子就是葛楊,那時的葛楊,已經是合肥市公安局新聞中心副主任了。

葛楊是當天下午3點20分左右突然接到合肥市局指揮中心的電話,而準備輕生的母親選擇的是下午4點14分跳樓,因為她的孩子是4月14日出生的,留給葛楊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而這一次,葛楊又成功了,而且一次就挽救了兩個生命。

就在2021年,一個欲從34樓跳樓的男生,三次自殺,也被葛楊成功救了下來。

2022年5月26日中午,在接受合報全媒體記者專訪時,葛楊感慨地說,當她看到男生髮的在34樓頂樓的照片時,透過朋友圈接力,很快就找到了男生所處的精準位置。

而葛楊在到達現場前,兩個多小時,一直在微信上跟男孩進行語音聯絡。葛楊最成功的一句話就是“阿姨有心臟病,希望你自己從樓上走下來”,這一次,葛楊又成功了。

為什麼成功的總是她?

與輕生者對話,不是每個專家、每次都能成功的,但葛楊卻做到了。

葛楊說,樓頂談判,每一次都在生死邊緣,其實每一次驚心動魄的談判,都不是那麼順利的,尤其是葛楊還患有恐高症。

但就是這個半路出家的談判專家,卻屢屢創造奇蹟。

葛楊笑著告訴記者,女性談判,本來就有那麼點兒優勢,再加上自己長得胖一點,看上去就很有親和力,而作為一個母親,在與輕生者談判、交流時,節奏掌控和心理把握,更接地氣。

葛楊說,在公安和基層的歷練,讓她比社會上的各種談判專家,對風險評估、危險評估更敏銳,遇到應急情況,應對更冷靜。

“我不精於某一流派、某些技術,我只能算雜路子,喜歡博採眾長,但我認為,不管用什麼方式,只要能把人救下來,才能算真正的成功。”

在輕生者面前,葛楊總顯得那麼自信,因為多年的公益實踐,讓她可以聚合大量的社會公益資源,去幫助這些輕生者。“如果沒有這些資源,我的底氣不會這麼足。”而這樣的做法,是輕生者找回生活信心的最好保證。

珍愛生命

是需要多方共同完成的課題

生命對每個人只有一次,但在當下,為什麼以跳樓等方式輕生的案例屢有發生?這樣的問題,也是葛楊在思考的。

葛楊說,如今是一個快節奏的時代,人們的壓力格外大,再加上網路上各種負面資訊的暗示,往往一個細節,就有可能引發一場生命的悲劇。對於年輕人來說,家長的高度關注,容易造成青少年的韌性差,思想容易走上極端,如果年輕人幼年時遇到心理上的創傷,或者缺少父母的陪伴,孩子可能會選擇極端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對於家長來說,對孩子要多鼓勵,少批評,不要壓制孩子的個性發展,不要只是眼睛只盯住成績,而是更應該關注孩子的生理、心理變化,跟孩子做平等交流和溝通。如果孩子遇到問題,不要羞於向專業人士請教,心理問題,越早解決越好。

對於學校來說,僅僅一個思政老師來兼任心理輔導老師,還是不夠的,應該請一些相對專業的老師,來處理和解決學生的問題。如果遇到一些特殊的案(事)件,應該及時請專業人士,做團體輔導和干預,非常重要,如果想把問題“捂著”,很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對於學生來說,青春是很美好的,今後的路還很長,不要因為目前的一點點挫折,就否定自己。要知道,時間是可以治癒創傷的,今天的一件大事,過一段時間回頭再看,可能都不是事了。

在葛楊的履歷中,同時在扮演著各種角色:作為一個警察,她是安徽省優秀人民警察,作為女性,她是安徽省三八紅旗手,作為一個公益人,她是“中國好人”,作為家庭成員,她的家庭獲得過“最美家庭”提名。

葛楊說,她不僅是一位大家說的“談判專家”,在不同的角色中,她總想做到更好。

葛楊總是很忙,但她認為,生命的長度是有限的,而廣度是無限的,她用實際行動影響了一大批人,包括她曾經救助的人,都來支援公益,關注生命健康。

合報全媒體記者 韋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