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潭之沐雨成風(一)

1。 痛打渣男

“對不起女士,沒有預約是不可以進的……”

s市,萬陽大廈。

富麗堂皇的門廳口,身穿制服的前臺姑娘連忙從未完全開啟的狹窄走道里擠了出來,急急忙忙地想要攔住一個直向大辦公室裡走去的年輕人繼續向前。

為什麼會稱這個女士為年輕人?蓋因她的打扮十分中性化。

寬簷舌帽,修長西褲配了件鬆垮工裝外套和運動球鞋

——無比矛盾的老氣下卻又唇紅齒白、俊朗無比——且不注意看便會認為是個男性,所以稱之為年輕人。

前臺姑娘伸手想要攔她,卻被她以一個詭異的側身給直接躲了開來,更快一步進了大辦公室。

年輕人

顯然

是來過這裡的。

一進大辦公室後,便徑直奔向走廊深處的總裁辦公室去。

而跟在後面跌跌撞撞的前臺姑娘簡直欲哭無淚。

十分鐘前她才剛為老闆和一位非常非常重要的超級VIP

端進茶水,現在這人這麼闖進去可真是完蛋的代名詞

——完“命”了!

事情發生得很快,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年輕人已經打開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利落地反鎖。

房門外的種種不得而知,房門內的兩人卻都被這不速之客給嚇了一跳。

坐在主位上的老闆剛想張嘴呵斥,卻在看清年輕人轉過來的臉時又緊緊閉住雙唇。

一旁的客戶直起身不解,

“金戈,這是……”

還沒等他解釋,年輕人目光就直盯著他們,非常乾脆地跨過沙發走到辦公桌旁。

屈身將桌上一式兩份的合同全部收攏拿起。

她一目十行地掃了一遍,在看到最後蓋著印章的簽名時,眼神晦暗了下,再亮起來的時候,修長的手指一個拉扯。

“刺啦”一聲,剛簽好的檔案就這麼被撕的橫碎。

金戈怒了,一拍桌子立時站了起來,

“杜沐雨,你他媽做什麼啊!”

那聲音顯然很有氣勢,金老闆略顯圓潤的臉也都抖了三抖,但那兇狠卻不及手長腿長的杜沐雨的施施然一瞥。

“我已經報警了”

金老闆愣了,

“什麼”

杜沐雨唇角微勾,不動聲色地從工裝外套的寬大掏出一個啤酒瓶朝他腦袋砸了過去,然後笑得愈發盛烈。

“清若讓我給你帶一句話,祝你和林疏榆白頭到老……”

一瞬間血流如注,被痛擊的金老闆頓時傻在原地,待反應過來後,卻是接連而來的啤酒瓶又打了上來,製得他寸步不得。

一旁的客戶剛想制止,杜沐雨只斜了他一眼。

“別多管閒事”

不知是這句話的威力太大,還是那人也不屑和女人動手,他竟真的沒動!

這不禁讓杜沐雨高看了他一眼

——要是他不分青紅皂白想要上來“行俠仗義”,那可沒意思的緊。

不過

……杜沐雨暗暗打量了下那鎮定自若的人。

西式稜角分明的輪廓

加上

養尊處優

精緻的貴氣

,雖然身材看上去比自己的健壯,但就那麼白皙細膩的面板來看,指不定這人甚是

“嬌弱不堪”呢!

心思電轉之間,杜沐雨難免得出另一個結論。

如果不是太過睿智,便是太過愚蠢,他見此暴行也不上前幫助,可真是懦弱冷血一個!至少也不能搞出人命吧!

杜沐雨心裡臆想著自己的雙標,絲毫沒察覺自己的不妥。

只不過想著還要再狠狠來個幾下的時候,一摸口袋,瓶子沒了。

不由可惜。

但那也沒什麼損失,因為下一秒,警察們就破門而入了。

在看到滿桌血跡的時候,他們如臨大敵。

門縫後偷偷圍觀的人也個個尖叫連連。

而杜沐雨不為所動,十分配合、甚至笑容滿面地舉起手來,乖乖地站在一旁。

若是忽略她滿身的血跡的話,看上去簡直比任何人都人畜無害得許多呢!

趴在辦公桌下的金老闆朝外氣若游絲伸手,邊爬了出來。

“救,救我……”

看那大喘氣凝噎得似乎下一秒就要一命歸西了似的,一旁的客戶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

那笑聲有些不適時宜,但沒等眾人多想,他就揭曉了為何發笑秘密。

“她打你的那個啤酒瓶是演戲用的,血包就藏在酒瓶裡面……”

他一邊笑著,一邊捂著肚子,像是被面前的場景觸動了某個開關,無法自拔。

杜沐雨絲毫沒有被揭穿的尷尬,想了想,便也誠懇地向已然傻眼的金戈坦白。

“也是。如果是真的啤酒瓶的話,你現在應該去見閻王了”

“我靠!紀垣你知道還不說幾個意思,你們倆一夥的?”

反應過來的金戈爬起來後破口大罵。

“我好心好意把公司股份作價給你,你就這樣整我?不想籤就直說……”

紀垣眉頭一皺,面上卻是溫和,

“沒有,我很有誠意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現在可以馬上再籤一份……”

“等一下!”

還沒等金老闆回答,杜沐雨伸起一隻手截斷,卻是對著警察們說的。

“我接受任何處罰。但我身旁的這個人”,她頓了一下,看向滿頭是“血”的金戈,“他不僅偷稅漏稅,婚內出軌,現在還想套用公司現金,把錢轉移到國外去——不信你們可以查一下公證處的預約單,他預約了財產贈予公證,物件是他婚內出軌的那位……”

此話一出,門外一片譁然。

“天哪!大老闆怎麼這樣?是要跑路的意思嗎”

“不知道啊!昨天開會不是還說了公司要擴大發展,將會引入資金嗎……”

“我滴個天,千萬不要是真的,我還有房貸要還孩子要養呢!”

“不過說起來也是,好久沒見到老闆娘來了對吧?”

“到底是哪個女人?居然鬥得過那麼漂亮的老闆娘,不會是小美吧?她一向很綠茶的……”

……

門外的嘰喳聲不絕於耳,金戈氣得渾身發抖,下一秒便走向杜沐雨伸手要掐她的喉嚨。

還沒等警察出手,杜沐雨一個後傾

——也不知道她那腰是怎麼拗的,再一個楔步,便離那滿是青筋的手半米多遠。

金老闆還一愣神想要追上去之間,反應迅速的警察們已經上前按住了他。

“你不得好死……”,被死死壓住地金戈仰頭怒視,全然不見往日拾搗拾搗還十分優質的暖男形象。

一名警察擋在了不停咒罵的金老闆前面,揮手讓人帶了出去,而後轉向杜沐雨和一旁的紀垣點頭示意。

“女士先生,請你們配合到警局做個筆錄!”

“應該的”,杜沐雨一馬當先地點頭回應,並在警察同志做出請的手勢後率先走了出去。

紀垣則緊跟其後。

……

一陣窸窣的折騰後,在警局做完筆錄又等待良久的兩人終於被放了出來。

出了警局大門。

外頭天黑,且風大。

杜沐雨拉起了工裝外套的拉鍊後,一個電話撥了出去。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她說著,然後按掉電話,雙手插進衣兜轉身要走。

“等等!”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杜沐雨扭頭看去,神色盡是冷淡。

待看清那個客戶後,她眉頭一凜,實在想不出叫住自己的理由,試探了一句。

“你嚇到了?”

“什麼?”,紀垣不明所以。

杜沐雨的目光落在他沾染了

“血跡”的襯衫袖口,又一抬,便是濺了鮮紅的領口。

“他下午和你簽約完後,便立馬會去公證處將連同你的入股金和所有財產贈予他的情人。

那個情況下只能先打

——

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警察不會來,他也會反應過來立馬去公證

……嗯,抱歉嚇到你了”

語罷,甚感無話可說,杜沐雨略一點頭致意,便要離開。

“我不是要說這個”,紀垣抬手攔住了她,然後溫言笑了一下,“我是想感謝你挽救了我的投資……”

“我只是幫我朋友,你不用感謝”,杜沐雨斷然拒絕接下去的客套。

“可是……”

執著的紀垣還想說些什麼,卻又再一次被強硬打斷。

“抱歉!我一直秉承“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生活準則。你和金老闆的關係不錯——那就意味著我跟你沒什麼話好說的”

杜沐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掉轉目光,然後緊走兩步,搭上了從遠處駛來的公共汽車。

解釋不得的紀垣也無法,只能徒留原地,看著那穿梭的背影和汽車車身漸漸駛向遠處。

無可奈何。

2。 尾隨的人

又是一日晴高曠野,舒雲漫卷。

杜沐雨正在公園裡坐著。

她坐得尤為慵懶,暖洋洋的光照在身上,勾勒出了一種不羈的性格。

還是那身不倫不類的衣服,只不過換了個深淺顏色。

杜沐雨壓低帽簷,餘光瞥到草叢裡有個移動的身影。

金黃色的陽光裹滿挺翹的睫毛,眼眸低垂,當她想盡力看清那團陰影時,卻還是抵不過光線的刺入。

杜沐雨的眼睛生得極大。

圓潤,沉靜。

眼睛生得極大是挺好,至少從五官上來說就奠定了一半吸引眼球的基礎,但若碰上光線強的地方,卻是如同酷刑一般令人難以忍受的存在。

這不,還沒等杜沐雨平復過來,她就隱約感到有人正在靠近。

掩住的眼漏出幾絲視線要去看,卻是因為那刺痛不由自主地又閉緊了雙眼。

“嗨!好巧。你怎麼也在這?”

那個靠近的身影在長椅旁邊發出一聲驚喜。

杜沐雨移開手背,看清來人是誰後卻並沒有搭話,淡淡地瞥了一眼又收回視線。

紀垣不免覺得尷尬,堅持了幾秒的笑容還是鬆懈掉了。

“好吧!我承認,是我去警局要到你的地址的,然後想著你住這,我就在附近的公園走走……”

察覺某人的眉頭明顯深皺,他不由訥訥地閉上了嘴唇。

“什麼事?”

出乎意料地,雖然杜沐雨看起來很不耐煩,且渾身散發著一股無比想要遠離的氣息,但她卻還是開口了。

“我……想和你做個朋友”,紀垣一愣之下有些結巴,但還是趕忙接上了。

“我上次不是告訴過你答案了嗎?”

答案?

什麼答案?

紀垣一頭霧水。

但轉瞬又想起上次她說的那番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言論,有些急了。

“啊,不是的。是金戈……金老闆他老婆……額,就是他的——情人,她之前在我們公司拿走一批貨,又拖著不付欠款,幾番溝通之下,於是就商定好再添追加一筆錢款和那批貨作價,讓渡一部分股權給我們公司……”

“那跟我有關係嗎”,杜沐雨聽了頭疼,一邊的眉毛挑了起來,“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

……。

”,看不出來紀垣一個這麼清風朗月的人居然會有點結巴,“我想和你做個朋友”

“我不需要朋友”,杜沐雨回他。

氣氛陡然有些尷尬。

紀垣沒再說話。

杜沐雨也扶著長椅的把手起身,一瘸一拐地向出口挪去。

她本來就是因為膝蓋痛才坐下的,要知道會碰上這等麻煩,還不如一開始的時候就強撐著回去的好。

額角的汗滲了出來,杜沐雨的臉有些蒼白。

而紀垣還不知好歹地跟著。

他的手探出去似乎是想要扶一下搖搖欲墜的人,可又好像覺得這樣有些不妥,便來來回回有些猶豫,晃得某人心火更盛。

“你喜歡看火車前進還是倒退?”

出乎意料地,杜沐雨明明一副立馬要發火的節奏,拳頭也握緊了,語氣卻心平氣和,甚至還很體貼地停下來看他。

看著那樣平靜的臉,紀垣直覺無論回答哪個答案都會掉入陷阱,可現實的逼迫還是讓他選了個答案。

“我喜歡看火車前進”

“呵!”,杜沐雨輕笑一聲,身體往後一側,跨坐在長椅的扶手上,一手緊握著外側的膝蓋。

“我跟你不一樣。我喜歡看火車倒退,即使那會讓我眩暈嘔吐也在所不惜

——

我只希望活在過去,所以我不需要未來、不需要改變、也不需要新朋友。如果你真的要跟我交朋友的話,麻煩你製造一個時光機,穿越回以前再找我做朋友”

“可是你不是有朋友嘛”,紀垣試圖挽回,“你都還大老遠跑到萬陽大廈那邊幫她打金老闆”

“那有怎樣?”,杜沐雨的目光很是沉沉,“就算是陌生人,如果遭遇暴行我也會幫助,而且她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並不是只因為朋友的關係”

“那她剛開始肯定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也是經過一定時間才認定她的嘛”,紀垣試圖說服杜沐雨給自己一個機會,“既然你都給她一個機會,那也可以

……。。

“好,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和我做朋友?我為什麼又要和你做朋友?”,杜沐雨給他機會解釋。

“我

……

”紀垣似乎被這詰問給難倒了,自己都感到不解,“我就是覺得你好熟悉,又很親切

……。。

所以想和你做朋友”

——

這樣就可以經常見到你了。

當然最後一句話他沒敢說,而且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

好在杜沐雨只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卻並沒有說什麼別的。

而正當紀垣以為這個解釋還算完美過關的時候,杜沐雨卻又丟出了一顆重磅炸彈。

“我聽說男女之間沒有真正的友誼,所以為了我們的名聲著想,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

說罷,杜沐雨便徑直起身,想要離去了。

她的膝蓋在經過一陣揉挲後似乎好了很多,端的是健步如飛。

紀垣立馬急了,他想要喊住她,卻在開口的電光石火之間想起了某個熟悉的身影。

“杜沐雨

……。

沐雨?沐雨乘風

……

他一下上前捉住了她的手腕,將手背翻了過來。

虎口上一條頗長的傷疤赫然顯露。

紀垣頓時激動了起來。

“乘風,你是杜成風對不對?你退役七年了

……

“你認錯人了”

杜沐雨的神色一冷,將握住自己的手狠狠地甩開,然後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紀垣卻緊追不捨。

“我不可能認錯的。你手上那塊疤是

10

年尼拉分賽上被對手的冰刀劃到的,就是那個形狀”

沉浸喜悅當中的紀垣完全變了一副模樣。

“我就說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噢,我是說在金老闆辦公室的那次就感覺很不一樣,很特別的感覺,我說不清,但是我好開心呀,能夠再見到你!難怪我一直想跟你做朋友來著,看來是想再重溫當年的那種風采………嗯,你怎麼不走了?”

走著走著發現某人停下的紀垣回過頭去,在看到杜沐雨臉上的鐵青神色時這才陡然反應過來,七年前她到底是怎樣退役的世人皆知,那種苦楚無人可知也就罷了,可他卻因為再次見到的驚喜而完全忽略了她的感受,簡直不知所謂!

“對,對不起……”紀垣有些無措起來。

杜沐雨的手死死地攥著,眼睛也變得通紅。

“別再跟著我”

她只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加快了腳步。

紀垣很是猶豫,但在那樣的隱忍的眼神下還是不敢冒犯,只得呆呆地站在原地。

不過幾瞬的間隙,一陣微風拂過,樹影攢動,杜沐雨消失在了拐角的出口。

追悔莫及。

3。

前塵往事

紀垣回到住處的時候,立馬翻出了已經爛到磨邊的記錄帶來檢視。

其實不用這樣做,他也已經十分確定那個人就是七年前風頭無兩的杜成風。

少年時的她,唇紅齒白、俊朗無比得更甚,有種羔羊般的無害和鷹隼那樣的霸氣。

是種很純粹的純粹,無論誰也玷汙不了的澄澈。

她的優秀和努力毋庸置疑,不然也不會得到如此多人的喜愛。

但或許是太過直峭的樹木易折。

她受到了很多排擠。

明明是她第一次獲國際大獎的年會,可是所有人都坐著就她站著尷尬,只因為她是後輩,必須要這樣尊敬前輩。

而專門為她舉辦的慶功晚宴,卻全都是她不能吃的海鮮,攬過差事的前輩還美其名曰是為了體現專屬她高階風格。

“你看看,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里遊的全都有,檔次多高!”

高是高,但也沒必要所有的材料都以海鮮輔助吧?

逼的人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地難受。

但即使是這樣的

“優待”也並沒有擊垮她的純粹。

她脆弱、憂鬱、寡淡,可她卻從未想過退縮,而是堅持地努力著。

像是一束拼命要照到懸崖底下的光。

她受到的排擠不止來自於和自己血脈同族的國民,更有其他競爭對手的打擊。

若要念念,不勝列舉。

但所有喜愛她的人都知道,無論怎樣的苦難,她都會一一化解,轉變成為賽場上更耀眼的存在。

只除了那次。

那是七年前她最後一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面前。

賽前的她或許就已不堪重負。

一向陪伴賽季的母親並未跟隨、比賽的場地也臨時通知已更得更小、同族的國內將氣氛扇到最高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沒有奪冠的話,所有的人都會拋棄她。

但當時的他們都沒多想。

畢竟她可是在上場前受了大傷都能優異表現的人!怎麼可能失敗?

但最終她卻敗了。

當她在賽場中央高高躍起的時候,一束強光掃了過去。

或許是那劇痛難以忍耐,也或許是母親的病情讓她心神不寧

……總之,沒人知道為什麼堪稱不敗神話的她會丟失了輕而易舉的三連冠和大滿貫,也沒人知道那之後的她,發生了什麼,去了哪裡。

新的選手們爭相湧上國際舞臺,但卻沒能延續她開創的壟斷時代。

也是,明明前輩後輩那麼多人,也就只有她從別人的壟斷中生生地撕開了一個口子。

只不過她造成了那麼多可能的奢侈幻想,現在的墜落,倒是將他們拉回了現實,重新認識了自己。

只可惜,這深刻的認識,卻是用她一身的痛楚和名聲破敗換來的。

在七年前的那場比賽過後,他找過她。

可當他從國外趕到她母親的葬禮時,她卻早已不知所蹤、人姓不知。

這麼多年來,紀垣早已死心。

卻沒想到七年後的杜沐雨外表依舊灑脫,只不過卻像明珠蒙塵,多了幾分落魄。

有人曾問過杜沐雨,她名字的含義。

彼時她的銘牌上的字印的還是杜成風。

“因為爸爸說過,如果他想我們的話,總有一天會沐雨成風回來的”

“我們那裡沒有很多風——只是,如果我汗水流的越多,轉的越高,我就能感到很多風圍繞在我的身旁……就像爸爸的溫柔那樣”

“媽媽沒辦法感受到,所以我想連同她的一併感受”

鏡頭前的杜沐雨即使氣喘吁吁也還是笑得無比誠摯。

那紅紅的鼻頭和溼漉的眼眶不由得讓人心頭狠狠撞了一下,眼眶也酸了起來。

紀垣承認,他承認。

他可能是對她的幻想多於現實,也或許臆造了她的偉大孤獨更甚

……

可人在一世,不就圖這一點念頭嗎?

她的念頭是她的父母,而他卻是她。

七年前的杜沐雨簡直就是一個冰上王子

——為什麼不說是冰雪公主的原因,是因為她真的特別霸氣。

而對他來說,她那無與倫比克服一切勇往直前的恣意是這世界上最珍貴的存在。

他想要儲存那份美好,就如同他能把那些遺憾和嚮往也把握住那樣。

也或許只有這樣,他的人生才不會被蒼白填滿。

鏡頭裡特殊纏綣的英文腔調仍在響起,紀垣關掉了正在播放的影像。

畫面上是杜沐雨有些模糊側臉,正側身看向鏡頭。

她圓潤的眼微微眯起,顯露出一個不明覺厲卻又溫和的眼神。

是的,她合該是這樣閃耀的!

紀垣在心底默默下定了決心。

他下定決心要幫杜沐雨振作起來

——

雖然不知道怎樣才應該是振作,亦或者她現在的狀態算不算需要振作,但他就是想為她做些什麼。

似乎只有這樣,他才能彌補心中對她的虧欠。

即使這虧欠他也覺得莫名其妙。

不明所以

4。

再續

前緣

紀垣第一次找上門的時候內心有些忐忑。

畢竟他的這種行徑在大部分人眼裡都會感覺有些變態。

哪有人從警察局要到地址後,第一天在公園裡

偶遇

,第二天就直接敲上門的?!

敲了很久,正當紀垣以為人不在家想放棄的時候。

嘎吱

一聲,門居然從裡面打開了。

杜沐雨仍舊是那副

陰鬱陽光男

的打扮

——

沉悶卻又氣質清朗。

紀垣不自覺地退後一步,有些驚訝。

他剛想說一句

原來你在家啊

……”

誰知杜沐雨卻像是沒看到他似的,揹著包鎖了門就徑直要往樓梯下走。

等等

紀垣一手扶著門框,將她堪堪攔住。

他很是疑惑,

你,你沒看到我嗎?

這冷淡反應是他從未設想過的。

他莫名有些慌了。

我看到了

,杜沐雨握住挎在身上的雙肩揹帶的其中一根,瞥了他一眼,

你擋路了

紀垣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不過既然杜沐雨不按常理出牌,他也就不打算按常理出牌了。

額,抱歉。雖然我知道這樣說有些唐突,但我可以進去坐一下嗎?我有事想和你

……”

不可以

,杜沐雨抬頭直直地看他。

紀垣被盯得惶然,可她卻沒有任何解釋的意思。

……

家裡有男人?

紀垣只好自己猜測了一下。

話一出口,他頓時就有些後悔。

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問出了這句話,有些後悔,卻又期待著回答。

你不覺得你這樣很變態嗎?

我住的地方,當然只有共度一生的人才能進

——你這麼問是做甚麼”

,杜沐雨聞言擰起眉頭呵斥,

趕緊走,不然我報警了

萬幸,她的思路終於回到正常人的腦回路來了。

紀垣暗地裡舒了一口氣。

但旋即又為這強烈的譴責為難起來,不知該如何解釋。

思來想去,他還是選擇可恥地轉移了話題。

額,對了,你這麼早出去幹嘛?現在才耶六點

紀垣也說不準他到底轉沒轉移成功。

因為杜沐雨只嗤笑了一聲,便揮開他的手往下走去

——

當然,那態度說不上不好,但也不算很是不好。

到底她的修養還在那裡。

你要去哪裡啊?我送你

紀垣著急忙慌地緊追其上。

杜沐雨則再沒回一句話,下了樓後,只加緊腳步穿過那天他們所見的公園,再走了一個拐角,便來到了醫院後門停車場位置。

杜沐雨揚了下通行證從門禁那裡進去了。

紀垣也想跟上,卻被門口的門衛攔下。

幹什麼的?

我和她一起的

紀垣伸手指了指走在前頭的杜沐雨,企圖佔著某人可能不屑轉身的高冷渾水摸魚地溜進去。

誰料杜沐雨這時卻頗為耐心,回頭看了一眼特別誠懇地對著門衛擺手。

我不認識他

紀垣異常尷尬地被攔在了外頭,只好無奈地看著杜沐雨的身影消失在住院大樓的側門裡。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小雨,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杜沐雨一臉疲色地站在住院大樓的架空層下。

她伸出手探了探那雨水,又立馬縮了回去。

只靜靜地看著天空。

但沒過多久,架空層裡等待的人多了起來,鬧鬧哄哄地吵人。

察覺到即將而來的擁堵,杜沐雨抿了下唇,將工裝外套裡的衛衣帽簷拉上,衝進越來越大的瓢潑大雨裡。

才剛出了門禁轉角,杜沐雨就撞到一個人的懷裡。

眼疾手快的她一個回身便剎住了慣性,堪堪地停在了離那人一拳的位置。

抱歉

,她低頭說了一句,便要側身離去。

等等

,那個人卻隔著袖子握住了她的手腕,

我送你回去

杜沐雨疑惑地抬頭,這才發現,原來還是早上跟著自己的那個男人。

紀垣。

將手扯了回來,她並沒有想搭理他的打算。

不用

,她說著,就要繼續向前走去。

為什麼你連讓我送你回去都不可以!

,紀垣十分不解,也有些激動。

過路的行人因狹窄的通道被佔據一部分位置、也或許是紀垣的話語顯得太過委屈而紛紛側目,令杜沐雨的渾身瞬間僵硬了起來。

她一把推開面前的人,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

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

紀垣一把扶住沒跑幾步就被撞倒的杜沐雨,將她帶到了人行道旁的階梯上。

我沒事

,許是恢復了理智,杜沐雨雖然仍是抗拒,但還是站直了身體。

真不用麻煩的

,她說,

我可以自己回去

可是雨下的這麼大,你身體又不好,還是讓我送你回去吧!我絕對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的

,紀垣勸道。

如果不加上最後一句話還不會那麼古怪的論調,卻奇異地打動了杜沐雨。

那就麻煩你了

,她攥緊的手指倏而放開,安靜地走了出去。

紀垣緊隨其後。

一時相對無言。

你在醫院工作嗎?

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耐不住開口的紀垣飛快地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杜沐雨,有些小心地問道。

不,只是兼職

……。

那還需要做很久嗎?

不會

瞧這簡短利落的回答,讓紀垣不得不尬笑了一下。

嗯,能不能問你一下

……。”

,紀垣猶豫著開了口,

你以後還會參加花滑比賽嗎?

杜沐雨的身體只頓了一下仍繼續前行,

我告訴你的話,以後就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了吧?

這個紀垣無法保證。

是以杜沐雨也沒有回答。

雨慢慢小了下來,杜沐雨卻越走越慢,最後撐不住的她一個急拐踉蹌上了公園的涼亭內。

八角長凳早已被雨潑溼,紀垣還來不及上前收拾她就捂住膝蓋坐了下去。

你覺得這樣,我還有機會上賽場嗎?

不知是不是紀垣的錯覺,在低笑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彷彿看見了杜沐雨眼中的溼氣。

像是被斜雨送來的溼潤

,又似乎是情不自禁的流露。

但紀垣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當然可以

,他很是認真的說,

我們去找個好的理療師,治療過後再繼續就可以了,你還這麼年輕

……。”

最後那句話紀垣倒沒說錯,即使杜沐雨已退役七年,但架不住她成名又退役得早,而且天賦驚人。

若她真的想的話,重返賽場和年輕人一拼高下,也不是沒有可能

——

尤其是隻要她想的話,就絕對不會是不可能的事。

呵!

,杜沐雨聽後卻是嗤笑一聲。

怎麼,你不相信我?

我不會去的,這輩子都不會去的

,杜沐雨笑了起來。

這次紀垣倒是真切地看到了她眼裡的的霧氣,但他又不確定那到底是悲傷亦或是自己都覺得可笑。

那,那你到底要怎樣才會再參加比賽呢?

紀垣的優點之一,向來不擅自揣測別人的心意

——

他直接問!

握住膝蓋的骨節已經泛白,眉頭也在憷著,但杜沐雨的臉上卻還是掛滿笑容。

讓我媽媽回來就可以了

她長呼了一口氣鎮靜,看向他。

畢竟她不在,什麼意義都沒有了,就算我得了獎,又有什麼重要的嗎?難不成還要我為了你、為了別人去努力拼命?算了吧!我可沒興趣滿足你們的幻想

那眼神溫潤卻又冷淡地看著自己。

讓人難以承受。

紀垣回答不出來。

雨漸漸落小。

杜沐雨也艱難站了起來,獨自向外走去。

事情本該到此為止的。

但就在她快要跨出涼亭的一瞬間,紀垣抓住了她的手。

五指傳來的柔暖讓杜沐雨很是一驚,然後她就聽他說了一句。

我想成為對你來說重要的人

顯然,杜沐雨難以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紀垣卻像是被她的沉默鼓動了勇氣。

如果我成為你很重要的人,那你願不願意為了我的希望而努力?這樣就不會再也沒什麼意義了吧!

杜沐雨瞬間明白了。

她的嘴不明顯地撇了一下,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她揮開他的手向前走去。

紀垣也緊跟了上去。

你為什麼不說話?

因為無話可說

可是

……”

正當紀垣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杜沐雨卻陡然剎住,轉頭勾起一個假笑。

你應該感謝你的教養還算良好。我是個很沒有耐心的人,一般不會忍這麼久的。不過現在已經快要到爆發的邊緣了,所以

——

別再跟著我了

不然我會馬上報警的

,她最後說了句。

紀垣無法,只好停在原地。

雨落慢慢消失,明媚清新的世界重新展現了出來,但身處其中的他卻去伸手無法觸碰。

寸步難行。

5。

繼續糾纏

杜沐雨說得沒錯。

紀垣也自認為是個教養還算良好的人。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對杜沐雨是否繼續她的花滑這件事卻始終耿耿於懷,有失妥帖。

也許是因為他太飽嘗過那後悔的滋味,在無數個炙心蟄伏又抓撓的日夜過後,他終於意識到。

如果他察覺到自己會很後悔某件事的,就一定要想盡辦法挽回才是。

否則他的人生必將充滿對自己的自我厭惡。而若是他自己都不愛自己了,那人生又有什麼意思?

所謂的

求生本能

驅使他不厭其煩地跟著杜沐雨後面。

杜沐雨一開始並不在意。

但在紀垣愈演愈烈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報警了。

可她向來不擅長處理這種事情,也不想太有失涵養。

是以在紀垣向警察們暗示他們是

男女關係

、且警方表示

清官難斷家務事

後,她沒有再說什麼,一言不發地走了。

紀垣反倒沒了體統。

他這樣要跟到什麼時候?

很明顯,杜沐雨似乎篤定自己不會做什麼過份的事,只是對他這樣的行為有些厭煩而已

——

如果能處理就處理,不能處理的話,也只當是一隻跟在後頭的螞蟻罷了。

又有誰會在意身後跟著的螞蟻呢?

可紀垣不行啊!

這樣跟下去他算什麼?

真的變態了嗎?

他一生為人無愧於心,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也算積德行善了,怎麼能背上這種名頭!

是以他攔住了杜沐雨,打算開誠佈公地談一場

人與人之間

平等的對話。

你到底想怎麼樣?

,他有些無奈。

因為他真的想不通面前的人居然會當真放棄花滑

——

從他跟著她這段日子以來,她竟然真的一次冰場也沒去過。

這句話應該我說才對

杜沐雨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還是說你這個人就是自私透了,只顧自己當救世主,硬要去幫助那些並不需要你幫助的人?

那口氣裡有低沉的剋制,但還是不可避免帶出了濃濃的嘲諷。

顯然,杜沐雨惱極了

——

即使她也很想解決這件事。

我沒有這樣

……”

紀垣似乎著急否定,但頓了頓,話一出口卻又恢復鎮靜。

好吧

他舔了下嘴唇,

我是因為自己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

——

你是我曾經的偶像,我非常想要得到您的指導,想說如果還能再欣賞一下您的花滑就更好了

……”

紀垣自認為說得誠懇,杜沐雨卻不為所動。

抱歉,我有我的工作

,她說。

你那算什麼工作?

,紀垣忍不住失聲,

就是到處打零工而已!

這太可惜了!

有無可媲美的高超技術,卻做著最最低階的平庸工作

——

簡直浪費!

那不關你的事

不是,你不覺得難過嗎?

,紀垣不理解,

你穿著那些玩偶發傳單,套著那些工服打掃,還做那些迎賓門衛

……

沒有一個人會記得你

呵!但你我最希望的就是沒有人能記得我

紀垣一時語塞。

他低頭想了想,又看向她。

你變了

,他的喉嚨滾了一下,

以前的你,無論經歷前輩多少的刁難都不會放棄

你曾經是那麼多人的希望,為什麼不能再給他們一點希望呢?

那是因為

,杜沐雨抬起眸來,

以前我未曾經歷過真正的黑暗

但在我經歷過後

,她復又垂下了眼眸,

我就對什麼也不在意了

辜負了你的期望,我很抱歉。但現在的我的確無比平庸,所以再也沒有辦法了

——

對不起

那抱歉聽起來的確誠摯,但配上杜沐雨慢吞吞的語調卻讓人覺得敷衍。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

,紀垣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深吸了一口氣後扶住她的肩膀。

杜沐雨閃了閃眼睛,一下躲掉了

——

但那也絲毫不影響他的發揮。

我知道,你肯定覺得我莫名其妙,也無話可說,可是大匯演那年你笑著向我走來,跟我說我會讓你笑的時候,我真的

……。

我只是希望你也能繼續擁有那種笑容

七年前我找過你,但那時候我還小,沒有辦法。現在我有能力,我願意支援你的夢想,就算不比賽也好,只當是你當初對我那個笑容回報,我也希望為這個世界留下一點美好

——

這點要求你也不能滿足嗎?

我也希望為這個世界留下一點美好?

杜沐雨莫名有些觸動。

這是她以前寫在一本書上的座右銘。

但她想了想,也還是覺得無能為力。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和你做朋友。但我不需要那樣的情感,也有一定的障礙,所以還是算了吧!你的提議

求你了

,紀垣眼神可憐。

杜沐雨沒有說話,手指卻蜷縮了起來。

他也知曉退步了,

那你再

我滑一次好不好?就像大匯演的那次

以後,我不會再做讓你為難的事

,他保證道。

,過了不知道許久,杜沐雨才終是應道,讓人不覺有些勉強。

可興致上頭的某人愣是沒聽出來,仍呆呆站在原地

只覺歡喜。

小潭之沐雨成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