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首個工作日,中紀委就釋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成績單!

開年首個工作日,中紀委就釋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成績單!

開年首個工作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就釋出了一張沉甸甸的“成績單”。浙江作為監察體制改革“探路者”之一,曾在全國實施了首例監察留置措施,如今被留置當事人已被審判,涉案的五名相關責任人也已被處以相應的黨紀處分,全國首例監察留置案件至此順利畫上了句號。

長安街知事發現,各地出現的首例留置案中,部分也已審結,戰果累累。

2016年下半年,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部署在3個省(市)設立省、市、縣三級監察委員會。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2017年3月17日,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監察委員會依法對涉嫌貪汙的某機關下屬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餘建軍作出立案調查決定,並對其採取留置措施,這是全國首例監察留置案。

當時並無任何經驗可循,也無任何先例可依,上城區監委大膽破冰,細化留置措施操作流程,在33天內對該案終結調查,並移送上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經查,餘建軍利用職務之便,虛構專案,偽造資金使用材料,套取大量公款用於賭博、償債、揮霍。2017年12月26日,該案在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餘建軍因犯貪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200萬元,扣押凍結在案的財物沒收並繼續追繳贓款。

今晨,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釋出的“成績單”顯示,杭州市紀委監委還對此案啟動“一案雙查”,對涉及失瀆職行為的5名相關責任人給予了相應的黨紀處分,全國首例監察留置案件算是落錘定音。

除浙江以外,山西、北京、黑龍江等省市的首例監察留置案件目前也都有了結果。

作為監察體制改革的另一個試點,山西省監察委員會於2017年3月21日對山西煤炭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郭海採取留置措施,對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調查。這是山西第一例留置案件。

《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山煤集團是全省唯一一家擁有煤炭進出口經營權的企業,由於郭海等相關人員嚴重失職瀆職,造成了40多億元的鉅額國有資金損失。

“廳官”郭海於2017年3月22日接受組織審查,6月9日被雙開。同年7月15日,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一審判處郭海有期徒刑13年。從立案到法院宣判,用了不到4個月的時間。

北京市開展監察體制改革試點以來的首例監察留置措施是在2017年4月7日做出的。通州區永樂店鎮財政所出納李某因涉嫌利用職務便利將公款轉入個人股票賬戶用於股票交易,被通州區監察委報經區委同意後立案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最終,身為國家工作人員的李某因挪用公款761萬元進行營利活動,構成挪用公款罪,於2017年6月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改革試點省市探索實踐,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2017年下半年,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在全國推開。今年2月10日,31個省區市監委全部掛牌成立。各地相繼翻開反腐新篇章,多地出現留置“第一人”。

2017年12月12日,黑龍江省首個監察委員會——哈爾濱市南崗區監察委員會掛牌成立。兩日後,首例採取留置措施的案件出現,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青山中心衛生院原院長馬文彬被採取留置措施,接受審查調查。2018年1月18日該案宣判,馬文彬犯私分國有資產罪、貪汙罪,獲刑三年二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從實施留置到依法宣判,僅用了36天。

山東首家正式掛牌的監察委員會——菏澤市監察委員會於今年1月6日成立。同樣是兩天後,菏澤市監察委員會對菏澤職業學院副院長周俊舉採取留置措施,對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調查,這是山東省留置首案。今年2月9日,菏澤市監委依法決定對周俊舉採取逮捕強制措施,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此外,根據公開報道,四川省遂寧市今年1月4日舉行了市監察委員會成立大會並掛牌。成立當天,遂寧市監委拿下了四川留置第一案,依法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大英縣政府副縣長,大英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陳小平採取了留置措施。

1月9日,安徽省紀檢監察網釋出訊息稱,樅陽縣人民醫院院長周桃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組織審查和監察調查。此案也是安徽省公開報道的第一例採取留置措施案件。

目前這兩起案件還在調查中。(長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