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人生》:這檔明星真人秀節目,憑啥有豆瓣9.2分

開播不久的《奇遇人生》收穫了極好的口碑,其在豆瓣上的評分高達9。2分,是近些年來評分最高的國產真人秀節目。這檔節目由主持人阿雅發起,每期節目阿雅會陪同一位藝人,前往一個非凡之地。首期節目,小S探訪非洲大象孤兒院,播出的第二期節目,春夏到美國去追龍捲風。此後朴樹、竇驍、毛不易、宋佳等明星都將分別與阿雅踏上“奇遇人生”。

《奇遇人生》:這檔明星真人秀節目,憑啥有豆瓣9.2分

《奇遇人生》豆瓣評分自開播以來一直維持在9分以上

乍一看,《奇遇人生》的形式並不新鮮,有點像以前電視臺上扎推出現的《花樣XXX》與《嚮往的XXX》的結合,都是明星結伴到某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了一段奇妙的生活。

但節目看下來,我們很容易發現出二者的區別。一是,《奇遇人生》中明星角色不斷退後。在此之前,也有不少真人秀冠以“慢綜藝”的概念,不設定複雜的遊戲環節,也不設定人物的角色性格,將明星放置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下,在流逝的時光中,讓明星關注生活、體驗人情冷暖;但在這一節目形態中,明星仍然是整個節目的看點,明星之間的性格差異激發出的齟齬和衝突是節目戲劇性的來源。因此,圍繞著《花兒與少年》《中餐廳》等的話題都是哪些明星之間怎麼了,而不是不同文化間的差異與碰撞。

《奇遇人生》:這檔明星真人秀節目,憑啥有豆瓣9.2分

《奇遇人生》小S與阿雅去非洲看大象

不以明星為噱頭,《奇遇人生》有自己的追求。每一期節目開篇都有這樣的字幕:“地球,五億一千萬平方公里,人類七十四億四千萬,當我們凝視世界時,世界也凝視我們,當我們遇見他們時,我們也遇見了自己。只有出發才是一切的開始。”也即,它所要探討的是,渺小的個體與浩瀚的世界之間的關係,大自然裡那些玄妙的事物,才是節目的主角。

《奇遇人生》:這檔明星真人秀節目,憑啥有豆瓣9.2分

小象的丟失,打亂了原本的拍攝計劃

二,《奇遇人生》少了其他“慢綜藝”節目中對生活的事先“剪裁”和“構造”,少了劇本和設定,凸顯了人在大自然中的“奇遇”。就像第一期,小S與阿雅到非洲看大象,她們不曾料到會遇到兩頭小象丟失的意外,打亂了原本的拍攝計劃,她們更沒有料到會直面大象被獵殺的慘狀;第二期,春夏與阿雅追龍捲風,這不可預期的風,你根本也不知道能不能追得到……前路的旅程,是真正的未知。但所有的遇見,又都令人驚奇——大自然雖不時反襯出人類的貪婪和弱小,但大自然又無私地以它的美饋贈人類,無論是日暮時分的非洲草原,還是追風途中的一路風光,都美得那樣安靜無言,那樣動人心魄。

在自然的大美之中,人是會獲得一種類似於基督教中“神聖感應”的,即人會在內心產生一種在心裡產生造物主的存在和他的至美、至真、至善和至高的感悟,甚至成為一種信念。我想到的是毛姆的一段描述:“你有一種靈魂把肉體甩脫的感覺,一種脫離形體的感覺。你好像一伸手就能觸控到美,彷彿‘美’是一件撫摸得到的實體一樣。你好像同颯颯的微風,同綻露嫩葉的樹木、同波光變幻的流水,一切都息息相通了。”

《奇遇人生》:這檔明星真人秀節目,憑啥有豆瓣9.2分

阿雅和春夏

《奇遇人生》想抵達這樣的效果。阿雅曾說:“參加這個節目一定需要他本身的感知力和思考能力很強,因為這樣我們進到一個環境的時候,他才能獲得,自己有反饋。” 因此,當小S發出那一段“我覺得不管力量有多小,你就是做”的感嘆,當春夏追風后思考過程與結果的關係時,我們絲毫不覺得這些段落是老套的心靈雞湯,我們相信這是在與大自然短兵相接時瞬間收穫的“神聖感應”,是奇觀、奇人、奇遇,帶來的對自己與世界關係的反思。

好的“奇遇”,不僅是讓節目嘉賓有感觸,也應該讓觀眾有足夠的代入感。《奇遇人生》在這一點上也做得不錯,它不斷強化和凸顯出真人秀中的“紀錄”元素,以接近於紀錄片的方式呈現出來。節目總導演是知名紀錄片導演趙琦,他是第一位同時獲得艾美獎、伊文思獎、金馬獎、聖丹斯大獎和亞太電影大獎的中國人,在紀錄片領域赫赫有名,他的整體把關,讓《奇遇人生》風格真實而舒服;節目的攝影孫少光,中國最具國際聲譽的紀錄片攝影師,他的加盟,讓《奇遇人生》擁有了電影般的質感,大自然的美纖毫畢見。

如果要說不足的話,《奇遇人生》與很多“慢綜藝”一樣,無論是它所展示的“奇遇”還是“生活”,似乎是專屬於明星這一階層的。非洲的大象,美國的龍捲風,印度尼西亞的查亞峰,這些“奇遇”於普通人而言可望不可即,大自然的美是免費的,但抵達大自然的美又很殘酷地按等級劃分。會否有屬於普通人的“奇遇”?那種就在我們身邊,卻又為我們所忽略的“美”?發現這樣的“奇遇”更難,給予普通人以“奇遇”的可能,也更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