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惟微——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長 楚水

道心惟微——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長 楚水

何謂道心?如何惟微?這裡暫不做故作高深的解釋。道通為一,道心惟危--在所謂的數字經濟時代,又如何允執厥中呢?

老楚同志認為,文化自信第一要著就是文字自信。輪扁斫輪,儘管文字未必能承載先賢大哲的所有思想,但在近代沒有語音、影像記錄之前,文字與圖片,畢竟是記錄先賢思想的不二載體,而且,文字是靜態的語言。沒有考證中國文字的起源,致少可以上溯到新石器時代,遠比寫在沙土之上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要早,時至今日仍然生機盎然,仍然是傳遞思想與情感的重要載體,遠沒有像古代兩河流域最早成型蘇美爾人使用的文字,早已經湮沒在歷史的長河裡

道心惟微——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長 楚水

其次,文化自信的第二要著,就是以儒家文化為載體,儒、釋、道相互融合的傳統文化。鴉片戰爭,除了地域上造成殖民統治外,最為殘酷的事實,就是以天主教為代表的思想文化上的殖民,宗教統治。而這種殖民直至新中國成立,並沒有徹底根除。特別改革開放四十年,如果思想領域存有某種失誤的話,就是不自覺地放任了某種思潮在中國的發展。:比如在距我家鄉不遠的某一貧困小鎮,卻建起了與周圍居民住房極不對稱的華麗教堂,而過去早出暮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百姓,也開始雷打不動地做起了禮拜,唱起了讚美詩,~~阿門----就不能不讓人觸目驚心,隱約擔憂。甚至有些所謂的偽思想家開始鼓吹孔子與耶穌聯姻,讓儒家文化下嫁於基督文化。我覺的一帶一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過程,應該是中國文化的傳播過程,以中國文化為核心,春風化雨,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自信。

雖然五四運動,德先生與賽先生讓人看到了科學和民主的曙光,但不祭孔廟,不拜孔子,自然也就沒有了配享太廟殊榮,讓人幾乎忘卻了以大德曰生,厚德載物為代表的先賢大德為之誰何?說心裡話,連我都不知道配享太廟的具體人數,甚至都不清楚曾文正為什麼沒有配享太廟,而王守仁陽明先生又配享太廟與否,不能是一種悲哀。客觀地說,五四運動某種程度上,損傷了中國文化自信的傳承。

再則就是新中國成立後的語文教育,沒有把識字教育與國學教育有機結合。中學階段所受的國學教育,還不及康熙年間兩位落孔舉子吳楚材、吳調侯選編的私塾教材《古文觀止》。這一切自然會導致傳統文化先天性的營養不良。特別是現在,又處在傳統文化賡續延承的十字路口之上:無紙化教育,鍵盤打字輸入,讓未來的孩子幾乎已經忘記漢字的書寫。而漢字的書寫,則是漢字之所以謂之漢字的基礎,否則,與外文字母又有什麼區別呢?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文字自信乃文化自信的根基。道心惟危,允執厥中,關鍵要夯實這種文化自信的基礎,如反對五四運動時期,中國文字拉丁化那樣,在無紙化教育的過程中,堅持有紙化教育--即漢字書寫這一課程,這樣才能居安思危,守住一個民族文化的魂魄。

道心惟微——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長 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