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種低音洞簫聊起:音樂是需要自我,樂器需要多元

樂器為音樂服務,音樂則總是被當下和今後的人所欣賞,人的欣賞趣味在變化,相應就會導致演奏方法和樂器形制的演變,而演變無非是在

形制、材料、音色、音域和率制

等幾個領域。

簫作為一種樂器,也在各個層面也在進行著各種進化,終歸是剛才提到的這幾點。囿於傳統思維,事物的改變往往會面臨很反對的聲音,但這都是動態的歷史發展觀,拉長時間,一切爭論都將變得虛無縹緲。你可曾想,僅僅在幾十年前的一些樂器律制都跟當今使用的樂器不一致。

簫的大體樣式或許基本已經定形,但是音域還需要擴充套件,一種是往上,一種是往下,以下影片中幾種形制比較巨大的簫就是在不同層面的嘗試。

從三種低音洞簫聊起:音樂是需要自我,樂器需要多元

影片載入中。。。

陳強岑老師研製系列洞簫之倍低音C調,田龍試吹《陽關》片段

當然這並不見得要將這些樂器立刻推廣給普通愛好者,也沒有這個必要,這些簫是作為一種體系而有存在的價值,如果單獨拎出來或許並不出彩。

但是作為一種體系需求,還是需要有的。

現在洞簫、南簫、琴簫等簫族樂器種類特別多,從吹口形制上、地方風格音樂中能分出很多種,一個人窮其一生能搞明白其中的一種就不錯了,要想通吃所有那是痴心妄想,而往往能搞明白的就是自己喜歡的音色。但是如果對於其他的音色和種類嗤之以鼻,簡單粗暴一言以蔽之,這個不可取。

音樂感受(狹義上可以理解為音色)需要自我,但是表達音樂的方式需要多元的方式。

雖然現在簫藝術的發展在各個領域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但終究還不成為一個有體系的專業,作品也少,目前來看或許只是笛子專業的一個附屬。但是如果有各方面人士的持續努力,在樂器改革上穩步紮實、樂曲創作上推陳出新、演奏訓練的提高循序漸進,在可預見的將來,如果其形制、音色、音域能夠達到滿足各種音樂表演力的要求,相信成為一個專業也是指日可待。

文:田龍 簫園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