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悠悠:在昌盛飯店打工的日子

往事悠悠:在昌盛飯店打工的日子

1994年來廣州市東圃鎮後,原本打算進中鑫玩具廠,可廠裡暫時不招工,於是在我哥的慫恿下進了昌盛飯店打工,這是我第一份工作,月薪300元。昌盛飯店位於東圃鎮大市場側,老闆娘姓甚名誰早就忘記了,只記得她長得特別肥碩,她有三個兒子,家住在十八橋某段,離飯店不太遠,至於老闆從未謀過面,據說有其它生意照料著。

剛進飯店時老闆娘安排我拉腸粉,那時拉腸粉不比現在用電爐,是專門砌一個灶臺,用鼓風機送風,燃料為煤塊。每天很早首先得生爐子,引火的是頭天晚上收拾檯面留下的一次性筷子,然後用鼓風機助燃,加小許煤塊就可以把爐膛燒得通紅,串串淡藍色的火焰跳動著把一大早的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一大清早的活汁漸漸拉開駕式。腸粉花樣多變,有瘦肉,或是素面等等,下午四點鐘用屠龍刀砍些排骨,再剝一筐蔥,之後就可以閒下來了。

在昌盛飯店蒸了一個半月腸粉後,偶然一次從老闆娘那聽說有一個煮粥的員工要辭職,鑑於我本時的表現,於是老闆娘有意讓我去頂那個缺。當時那個煮粥的師傅是江西人,為人不那麼誠實,那歡辭職的藉口是因為他父親死了,後來才知道他父親早就不在人世,如此喪心病狂的人的確不多。老闆娘見他早有去意,於是只好依了他,我自然由拉腸粉的那份工作向煮粥這份工作所替代,由當時的300元調整成月薪500元。其實煮粥比拉腸粉辛苦得多多了。

當時飯店除我之外,有一對四川的倆夫妻,男的做主管,他老婆則負責洗盤子洗碗,倆公婆其實是老闆娘預先埋下的釘子,目的是防著工人偷廚房的食材。因此,那倆公婆在我和其它人的心目中屬於內奸,大家都不那麼待見。一個邵陽人負責炒粉,名字不詳,炒粉就成了他的名字,為人好色。一個叫紅英的衡陽妹子,來飯店時年齡不大,但由於早熟與婦女沒啥分別。一個叫阿敏的廣西妹,有人懷疑她是從越南偷渡過來的,個子不高,但女人味十足。另外還有一個廣東妹,面板黑,但五管精緻,身材很苗條,貌似她有點排斥外省人,她除了與阿敏在一起玩,平時能正臉也不瞧我和其它的幾個。

由於我後來一直負責煮粥,凌晨3點開始幹活,一直幹到9點就收工,下午睡四個小時後空閒得很。因為同是湖南人,我與炒粉混得特別熟,那傢伙的工作性質與我差不多,都是做早餐。下午睡醒後他喜歡一個人坐在飯店門口看女員工拖地,開始我不太知道,拖地的女人有啥看點,後來才知道他專盯著拖地的女孩子胸部看,特別是人家弓腰時那胸罩裡的內容一覽無遺全曝了光,只見那胸前的奶子顫悠悠地直勾魂,炒粉饞得直流口水,於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調戲起女員工來,尤其是紅英,據說還有意無意地偷摸過人家奶子,結果自然讓罵了個豬狗畜生等等,但罵歸罵,紅英似乎對他有些許好感。

炒粉三十七八尚未結婚,我那時二十出頭,常聽他談些男男女女的風流韻事,久而久之內心不再平靜,於是也關注起飯店裡的女員工來,可我僅僅是喜歡對人家從未有非份之想。紅英與我因都是衡陽地區的人,年齡相差不是很大,所以相處融洽,平時把我當大哥看待,倒是廣西妹一直在暗戀我,見我無動於衷難免置些許閒愁,沒多久就辭職不幹了,直到現在從未見過她。四川那倆口子對我比較照顧,可能是我與他們的孩子年齡相仿,倆口子好幾年都沒回去過,見到我自然想起在四川老家的孩子,這是人間常情,也是真情的自然流露!

回想在昌盛飯店打工的那會兒,雖然沒賺到什麼錢,但我收穫了純真的友誼,同時也學會了如何與人相處,不知他(她)們如今境況如何。